点点搭档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背后有神助C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哭泣之日(下)

    10点09分

    西部戒备站的大门口处,阵阵哭喊声,不少人哀求着,但还是被无情的扔到了桥面上,大量的手持武器的3科科员们催促着他们快点离开。

    一些不愿意离开的人无力的坐在地上哭泣着,记者们怔怔的在看着眼前的一幕,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队伍里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看样子是一个小孩子,包裹的严严实实,一个稍大一些的少年牵着这个孩子。

    队伍行动的非常缓慢,已经有人讨论了起来,但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一名记者跑了过去,从兜里拿出了一盒还未开封的糖果,递了过去。

    天痕没有等旁边的人伸手拿,就伸着手接了过来,马上塞给了妹妹。

    “谢谢!”

    这名女记者捂着嘴巴,无声的呜咽了起来,此时桥面上出现了一阵女人的惊呼声,所有人都看了过去,一个男人爬上了护栏,随后他把身后的背包扔了下来。

    天痕怔怔的看着眼前站在护栏上褪去了外套的男人,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了下去,一时间惊呼声四起,几名正在驱赶着这些被驱逐者的3科科员们停止了驱赶,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那个男人跳下去的地方。

    很多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又看到有人爬了上去,一些力气大的人直接捡起了地上的物资,天痕奋力的挤了过去,拉着妹妹快步的走了起来。

    出去到外面一切都是未知的,天痕非常清楚,自己和妹妹是非常弱小的,一旦出去后必须得找地方躲藏起来,然后适应壁垒区的一切,下一步他们才能够生存下来,现在能多拿到一点物资的话,就多多一份生存下去的机会。

    已经不断有人开始效仿了,扔掉了身上的一切,爬到了护栏上,纵身跳入了沟壑里。

    天痕只手捂着妹妹的眼睛,眼疾手快的跑了过去,捡起了刚刚跳下去的一个女人的物资,用力的背在了身上,拉着妹妹快步的走了起来,肩头上的三个背包非常的沉重,天痕几乎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但他必须得走才行。

    天痕没有去看那些跳下去的人,已经有人开始哄抢起了那些人的物资,天痕拉着妹妹跨过了桥梁的中段,他是第一批跨过来的人,一些人已经折返了回去,打算等着有人跳下去,然后拾取物资。

    天痕拉着妹妹踏入了冻土,随后开口道。

    “天爱,接下去你得自己走才行,哥哥暂时背不动你。”

    天爱懂事的点点头,天痕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戒备站,随后快速的走了起来,全身上下将近70公斤的物资,已经让天痕苦不堪言了,好在过去在农业科做过几年。

    10点19分

    城市里的各大电视台都已经结束了驱逐的报道,不少还在看着节目的人都是沉默的,一些街道上的骚乱已经彻底的平息了下来。

    很多人都沉默了,今早8点开始出现的大规模抗议,从声势浩大到现在的悄无声息,只过去了短短的两个小时。

    位于底层一条街道上的,一片狼藉,这里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骚乱,但很快就被平息了下来,当地的区域科官并没有上报,因为短短的10分钟里,就压制了下来。

    一家门店已经被毁掉的酒吧里,一片狼藉,独眼狐静静的躺在地上,浑身是血,他奄奄一息的看着被毁掉的酒吧,以及身边躺着的维斯,手底下的人已经消失了。

    几天前的计划失败后,不断赔了钱还遭到了恶性的报复,独眼狐呵呵的笑着,那些团伙趁着这次的骚乱,冲入了自己的酒吧里,对方有一些高等级的变异人,独眼狐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被狠狠折磨了一番。

    咔擦

    一阵脚步声响起,独眼狐擦了擦额头上的鲜血,转过头看到了智者和他的保镖走了进来。

    “你早就料到了吗?”

    冉智点点头。

    “从你下了这样的决定开始,我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我劝过你的手下了,但他还是去了,看起来他对你挺忠心的。”

    独眼狐看着只是昏过去的维斯,他没有急着去医院,这点小伤还不足以致命,愤怒和悲伤都没有,因为独眼狐很清楚,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结果,自己肯定会被灭掉的,今天自己一无所有了。

    “智者老爷,你想要说点什么吗?”

    冉智摇了摇头,转过身缓步走了起来。

    “对于那些不喜欢听话的人,我不会再说什么的。”

    冉智阴冷的笑着转身走了起来,独眼狐咬牙切齿的低着头,此时冉智停了下来,微笑着说道。

    “你知道你失败的原因在哪吗?”

    “有人出卖了我。”

    冉智点点头。

    “如果你足够强大,钱足够多的话,就不会遭遇这种事了,无论再怎么忠心的手下,如果你不够强的话,一定会离开你的。”

    独眼狐悲苦的笑了起来,冉智缓步的走了出去。

    “如果过几年,这家酒吧还在的话,我会考虑下的。”

    独眼狐攥紧了拳头,他很清楚冉智所说的话,的确是自己操之过急了,在羽翼未丰的时候,便开始和区域内的团伙们抢夺地盘。

    冉智离开了落水狗酒吧后,很快便由保镖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小团伙的所在地,冉智一进去后,一堆年轻人马上靠了过来,恭敬的鞠躬。

    “智者老爷,谢谢你。”

    冉智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钱箱子,随后走了过去,十多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一箱子钱,头目马上和颜悦色的说道。

    “给你一半好了智者老”

    冉智只是从钱箱子里拿出了一叠钱,只有几千块,他塞入了兜里后转身走了起来。

    “只需要你们乖乖听我的,以后有得赚,再提醒你们一次,有钱了要低调,而不是去花天酒地,就算花天酒地,也得守口如瓶,知道了吗?”

    头目马上欣喜的连连点头,冉智离开了房间后,一堆人欢呼了起来,冉智露出了阴冷的笑容,钱要多少有多少,永远挣不完,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当一件事有利可图的时候,许多人往往无法往前看,最后只能够停滞不前,但冉智不会,他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未来的趋势是什么。

    大量的上层的娱乐场所,是非常需要合理避税的,而想办法帮他们避税便是非常好的敛财手段,现在冉智会不时到上层去,接一些活,然后帮他们洗钱,这是非常轻松简单的手段,因为现在的7科铁了心想要施行电子货币。

    洗钱的需求开始增大了,不少过去暗藏在上层娱乐场所里的黑金,都开始流向了底层,因为他们急需要把这些资产变成白色的,这样在电子货币来临的时候才不会损失太多。

    冉智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让上层的那些商人们来投资底层的一些街区,未来底层的区域里会迎来一次红利,而这便是资本。

    未来会有更多的人被驱逐出去,冉智心知肚明。

    很快冉智就露出了笑容来,他斜眼盯着身后的保镖说道。

    “你觉得下一次驱逐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如果按照最快的公民等级掉落来算的话,应该在今年年底的时候。”

    冉智笑了起来。

    “不会到来的。”

    保镖疑惑的看着冉智,冉智笑了起来。

    “因为我不会让它到来的,想要保住大部分人的1级公民,是非常容易的不是吗!”

    冉智的脑海中,过去在监狱里那些岁月中,构想过的属于底层的人的乐土,已经开始成形了。

    “接下去会非常忙碌的,我记得你有说起过,安杜尔应该还活着,最近我会找个地方躲起来,而你则要把他找出来才行。”

    保镖疑惑的看着冉智,因为确实没有从死亡人员的名单上看到安杜尔,虽然也没有被通缉,但可以肯定的是安杜尔还活着。

    “事到如今他或许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我很清楚安杜尔的性格。”

    冉智摇了摇头。

    “我这边的人手不够,况且了,只有绝对的命运共同体,才能够长远的走下去。”

    保镖点了点头。

    “如果我被抓住的话,我该怎么办?”

    冉智斜眼盯着保镖。

    “把我供出来就行。”

    保镖有些意外,冉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就让我们一起来构建这个疯狂的时代好了,毕竟这是上层的人选择的结果。”

    清晨10点48分

    距离驱逐已经过去了快1小时,苏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我不同意塔马伊阁下。”

    塔马伊表情上透出了一丝尴尬,苏莉站起身来。

    “的确我们接收了希尔曼家族的种植地,但我不可能把粮食卖给三联公司的,好了多的我就不说了,请你离开。”

    塔马伊只能起身微微鞠了一躬。

    “苏莉小姐,希望你慎重的考虑下,这一切都是为了城市的未来!”

    苏莉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恐怕不是吧,真的是为了城市的未来吗?”

    塔马伊有些微怒的盯着苏莉,随后转身离开了,苏莉让管家送他出去,一阵后苏莉在窗户处,看着走向苏家宅邸大门的塔马伊,无奈的笑了笑。

    “把这个家伙推上来是错误的呢阿尔法,虽然他确实对行事科的建树做出了不少正确的决策,只可惜的是他只是个凡人,凡人很容易就会被腐化掉的,而且腐化的程度会非常的迅速。”

    苏莉知道塔马伊的所作所为,为了经济?在苏莉看来这样的做法和过去的管理层的做法基本相同,这是最快恢复经济的手段,的确会非常有效,短时间里可以让经济再度好起来,但并非只有这一种手段。

    想要让经济好起来,并非是这样粗暴简单的就可以做到的,这样能让经济好的了一时,但对于长期的经济来说是危害巨大的。

    “我自始至终都是个商人而已!”

    苏莉自嘲的笑了笑,塔马伊已经来过不止一次了,为了应对这次的危机,不至于让苏家的财富缩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停掉一部分产业,苏莉非常的果断关闭掉了不少的工厂,因为她必须得对苏家全体负责才行,她是做不到安格斯家那样的。

    而且现如今安格斯家已经不愿意再投资或者开放一些产业了,或许他们已经对国会彻底的失望了,而家族的大部分人都是一样的,或多或少都有些失望,这一切都是国会的一些政策造成的,特别是议员派系们,现如今很明显的已经偏向了普通商人们。

    因为大家都想要快点把区域内的经济搞起来,这次驱逐过后,未来的几个月里经济肯定会上扬的。

    大部分家族应该都不会同意塔马伊的条件,毕竟存储下来的粮食,除了一些无法存储的会少量流向市场外,其他大部分都是家族的命根子,大部分家族会在自己家族的产业受挫的时候,把存储的食物用来变现,能够弥补住产业的损失。

    之前苏莉花了20亿获得了原希尔曼家族的种植地,这个价格不算贵也不算便宜,毕竟想要回本,最少得二十年才可能,家族的粮食价格再怎么高,只是比市面上高了一点点而已。

    滴滴滴

    电话响了起来,苏莉拿起了电话,是陈乔打来的。

    “苏莉,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什么和你无关。”

    陈乔笑了起来。

    “我们家已经决定供应粮食了,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下,毕竟现在粮食还是很值钱的,趁机会赚一笔不好吗?”

    苏莉冷哼了一声。

    “你喜欢赚的话,你和他们合作就好了,我是没兴趣,好了我在忙。”

    说着苏莉即将要挂掉电话,但马上陈乔就急了起来。

    “别别,苏莉,你仔细想想,现在只要我们答应了行事科的一些条件,未来我们肯定可以”

    苏莉没有等陈乔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说道。

    “白痴家伙,现在的行事科已经不是之前的行事科了。”

    清晨11点整

    风沙剧烈的卷过地面,灰黑色的天空下,壁垒区此时正是一天中风沙最强烈的时候,一处位于低矮地带里几乎已经被沙掩盖了一半的小镇里,露出沙子的一栋破旧楼房里,阿加塔拎着一瓶酒,正惬意的和几个手下们喝着。

    “头,不用你亲自跑吧。”

    “再待一段时间我的骨头都要生锈了。”

    阿加塔微笑着说道,她看了一眼这地方,再过一阵子应该就会被完全的掩埋掉,她特异的从北部赶到了西部,过上十多个小时他们就可以开始清扫了。

    毕竟被驱逐出来的人都带着物资,都是一头头肥羊,阿加塔过来只是想要警告附近的一些小组织,他们只能够拿剩下的部分。

    “记好了,女人通通带走,男人能用的就留下,敢反抗的就宰了。”

    一时间四周围裸露在沙丘上的建筑物里的手下们都欢呼了起来,阿加塔很清楚,如果聪明一点的人不会深入到壁垒区的腹地,寻找安生之所的,而是会在临近璀璨城的地方躲藏徘徊,直到完全适应了这片土地,才会开始慢慢深入。

    而大部分傻子恐怕今晚都过不了,在这样的风沙天里最好就是就近找地方落脚,等完全适应了再开始去一些能住人的地方,那些开始赶路的傻子到了晚上可能会被冻死。

    在这片壁垒区里非常容易迷失方位,特别是在这样的风沙天气里,一旦远离了能够遮蔽寒冷的建筑物,暴露在这样的荒原上几个小时,就会筋疲力竭,如果倒下睡觉的话,会再也醒不过来。

    而一部分武装势力已经开始去狩猎了,阿加塔是不打算现在动手的,他们冒着这样的风沙出去狩猎,是无法收获多少东西的,这地方有着10多处小镇,能够遮蔽寒冷,大部分从西部出来的人都会过去,毕竟那些地方住着不少拾荒者们,以及很多不想被组织控制的人,他们都在离着戒备站最近的地方,等着着每个月的食物发放。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人会同情弱者,弱者会很快的死掉,要么成为被强者奴役的对象。

    阿拉坦乌拉山脉下,已经再度恢复了生机,阿加塔所带领的北部赤潮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北部的大部分地区,而南部的赤潮现在还在和一些武装势力争斗着,等这一次得到充足的人员和物资补充后,阿加塔打算分给波特一部分人,用来支援他,为了能够快速的拿下南部。

    “有人,头!”

    阿加塔站起身来,红色的粒子在眼眶周围出现,她很快就看到了一些正在风沙中穿梭着的人,这里离着西部戒备站不算远,直线距离连5公里都不到,但需要穿过一大片崎岖不平的地方,没想到最早的一批人已经来到这里了,看着他们就十多人,阿加塔思索了片刻后,摆了摆手,没有让手下们过去劫掠。

    “老大,我去看看有没有女人。”

    一个手下刚打算起身,啪的一声,阿加塔就给了他一巴掌。

    “我说过要一网打尽的,你们难道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阿加塔不想过早的暴露,发动突袭然后劫掠是最稳妥的做法,一旦这些人知道的话,很多人恐怕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逃窜,到时候就麻烦了,毕竟这里是西部,有不少武装势力驻扎在这里,阿加塔都是偷偷的带着100多名手下潜进来的,车辆也秘密的停放在别的地方,离着这里10多公里。

    自己北部的地盘里倒是无需担心,现在劫掠应该已经开始了,阿加塔只是想要多拿到一点物资。

    “放他们过去好了。”

    风沙中,天痕吃力的背着东西,身边的十多人男男女女都有,虽然天痕不想要和他们结伴而行,但在这样的风沙中穿梭,很容易就会迷失方位,而且人多的话,走起来也不会太吃力。

    此时天爱停了下来,她拽着天痕的手臂。

    “怎么了,要尿尿吗?”

    天爱点点头,随后天痕四下看了一眼,而眼前的大人们已经离开了,天痕只能快速的找了个地势低一些的地方。

    一阵后天痕拉着天爱,但很快他就看不到前行的人了,天痕有些慌了神,但此时妹妹指了指远处的地方。

    天痕转过头去,看到了一块大岩石,他也有些走不动了,只能带着妹妹走了过去,路过了一大片低矮的地势后,天痕稍微松了一口气,到了大岩石的旁边,这里风沙很小。

    “只能歇一会,我们就得赶紧找地方才行。”

    天痕说着,天爱嗯了一声,乖巧的靠在了天痕的怀中。

    砰

    风中传来了一阵枪声,天痕惊醒了过来,紧接着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阵阵声音,很快一切都平息了,天痕吞咽了一口,他放下了身上的物资,让妹妹在这里待着,天痕快步的跑了起来,很快他在风沙中就找到了之前一起过来的人,他们都是比较和善的人,只不过已经有9人变成了尸体,而队伍里的几个女人已经不见了,物资和衣物都被拿走了,天痕看着地面上正在消失的轮胎印记。

    一股惊悚的感觉从天痕的背脊升起,直冲脑门,天痕原本还在想,进入壁垒区肯定是要被一些势力剥削,但没想到刚进来就是这样的结果。

    天痕快速的转过身跑了起来,很快天痕便跑回了岩石所在的地方,看着已经在三包物资中间睡着的妹妹,天痕走了过去,坐在了物资的前面,他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才好。

    现在哪里都不能去了,明明不要杀死任何人,只是每个月让他们上缴一些食物是最好的做法,但人心都是贪婪的,没有人愿意等那么久,在壁垒区已经生活了好多年的犯罪者们看来,眼下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要怎么办才好?”

    天痕垂着头,一些城镇已经不能去了,特别是妹妹,更加不能带着她过去,虽然是小孩,但妹妹是女人。

    不远处的地方,有人过来了,天痕吓了一跳,四下看了看,急忙捡起了一个石头,一旦发生冲突的话,手里没有任何的武器。

    只不过很快天痕就发现了,过来的人走得十分缓慢,而且看起来显得很疲惫,在路过的人临近后,天痕才看清楚,是一些老人,总共3人。

    “你们是今天刚出来的吧。”

    其中一个老头问道,天痕点点头,没有放下手里的石块,三个老人也扫了一眼天痕,目光落在了天痕背后的物资上。

    “年轻人,如果你肯给我们一包的话,我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的。”

    一个老人开口道,天痕刚想要摇头,但此时妹妹惊醒了过来,天痕护在了妹妹的身前,但此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是一盒糖,天爱起身后拿出了几颗糖,给了天痕一颗,又给了前面的三个老人各自一颗。

    “看你那么警觉,应该是见识过了,你们还未出来,这些壁垒区的武装势力就已经躁动了起来,他们一早就打算宰了你们这些肥羊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吧?”

    天痕厉声的问道,其中一个老头吃下了糖果后,微笑着说道。

    “这附近有一个小型矿坑,里面都是一些拾荒者,武装势力的人虽然会来,但大家都会躲起来,弱者也有弱者的生存方式,如果你想要去的话,就给我们一包东西。”

    天痕犹豫了起来,但最终点头同意了,他静静的跟着三个老人,他们带着天痕朝着正西面走了起来,天痕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此时身上轻松了不少,因为天痕把一包物资给了几个老头,他们已经吃了起来。

    只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很节省,三人共同吃了一罐流质食物,已经非常满足了。

    天痕静静的看着地面,此时天痕感觉到了有些不大对劲,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年轻人。”

    天痕愤怒的盯着眼前的三个老头。

    “你们这群混蛋。”

    三个老头慌了神,天痕马上转过身拽着妹妹就跑了起来,但妹妹很显然已经走不动了,无奈之下天痕只能够把妹妹抱了起来,狂奔了起来,因为天痕发现了不少很明显的车胎印。

    此时身后响起了发动机的声音,天痕已经几乎筋疲力竭了,他此时此刻非常的愤怒,身后传来了阵阵嚷嚷声。

    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天痕无奈之下,只能够停了下来,放下天爱后快速的打开了一包物资,然后把里面的一些物资扔在了地上,很快一包物资就扔空了,天痕背起了妹妹,狂奔了起来。

    果然身后的发动机声音远去了,天痕看到是一辆车子停了下来,散落在地上的流质食物被碾爆了。

    已经不知道跑了多久,天痕趴在地上,汗液已经完全沾湿了天痕的头发,汗水渗进了眼眶,天痕不断的吞咽着,现在身上只有一包物资了,但如果刚刚不扔掉物资的话,他和妹妹就会被抓住。

    一只小手伸了过来,天爱抚摸着天痕的眼睛,在帮他抹眼泪,天痕无力的啜泣着,他刚刚就不应该相信那三个老头的,现在他身在哪里根本不清楚,他和妹妹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而且身上只有一人份的食物,他们还要熬过剩下的30天才能够去领取食物。

    风在呼啸着,漫天的尘沙在飞舞,天痕坐了许久,才站起身来,再次背起了妹妹,缓步的走了起来,天爱戳了戳天痕的脸颊。

    天痕循着妹妹手指头指过去的地方,他看到了什么东西,随后天痕背着妹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很快天痕便看到了一个被毁掉的小型房屋群落,地面上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风化了,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天痕走到了这片满是碎石瓦砾的废墟上,刚找到了一面墙壁靠下,瞬间墙壁就垮塌了,天痕跌在了地上。

    天爱笑嘻嘻的看着天痕,天痕表情沉重的看着妹妹,但很快他的表情便轻松了下来,他四下查看了起来,希望能找到一些能用的东西,最少是木板之类的,这样的话,可以到附近一些有着岩石的地方,搭建一个简易的能够遮挡寒冷的庇护所。

    咔擦

    伴随着一阵碎裂声响起,天痕下了一跳,刚刚自己靠倒下的墙壁后面,地面塌陷了一块,天痕有些意外的跑了过去,下面是一块已经断裂的木板,而下面露出了一个口子,天痕吞咽了一口,拿出了照明灯,打开后走了下去,但很快天痕就一屁股坐在了阶梯上,下面全都是一具具干尸。

    天痕作呕的想要吐,但很快他就忍住了,这是个地下室,看起来还很完整,还有一些金属器物,虽然里面看起来是经历过了一场战斗,但多少算是一个能够遮蔽寒冷的场所,只要把里面的干尸搬出去就行。

    “天爱,你到外面去看着,要是有人来的话,就快点过来告诉哥哥,可以吗?”

    天爱点了点头,随后跑向了这片废墟的边缘,天痕看着一具具狰狞的干尸,里面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气味了,地下室还有一条长长的通道,天痕走过去后,感觉到了一股气流。

    天痕稍微松了一口气,至少暂时找到落脚点了,天痕微笑了起来,这看似微小的希望,却能够让人开心起来,这在过去的话,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但现在却不同,哪怕是一口水,对于天痕来说,也时开心的。

    “只要活下去就行,活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妹妹回到城市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