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搭档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帝国无双 录事参军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变故

    很舒适很美妙的梦境,陆宁就觉得自己好似踩着云团在五湖四海傲游,足下云团是那么的绵软滑腻,自己一双光脚踩在上面酥酥痒痒,脚趾不由自主的,便并拢去抓那云团。

    然后,陆宁突然觉得不对,猛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处,矮案对面,是焦彩莲和潘莺莺艳美脸庞,两人正整理这两日陆宁口述的所见广州风土人情,陆宁睁眼的时刻,焦彩莲正襟危坐,手握毛笔,娟秀小字,刷刷的写着,很用功的样子,潘莺莺则俏脸微红,很有些羞涩。

    见陆宁睁开眼睛,潘莺莺俏脸更红,焦彩莲却更是专注写字。

    陆宁便猛的坐了起来,却是不知道怎么的,本来坐在榻上桌案这一侧,但春日乏困,昨天又去顺海楼忙活了一夜,说起来,好几个日夜没闭眼睛了,是以,不知不觉仰倒睡着了,睡着就睡着吧,偏偏舒服惯了,双足在桌下就伸展开。

    刚刚醒来时,却是双足一左一右,都紧靠着焦彩莲和潘莺莺娇躯,而且,贴在了人家跪坐的娇嫩纤足旁。

    梦境里的东西不消说了,自己感觉特别舒服,说不得,磨磨蹭蹭甚至用脚趾去夹两个丽人娇嫩玉足了。

    说起来,现今两个美女秘书穿束胸襦裙风情万种,去罗袜跪坐雪足上,却是别样诱人。

    咳嗽一声,“不小心打了个盹。”说着话,陆宁拿起桌案上果盘里小小瓜片放入嘴中,又含糊说:“你们也别光顾着忙,吃点东西。”

    又见潘莺莺含羞又不敢声张的神情,陆宁无奈,从后世来说,自己这怕是算性骚扰了,至于焦彩莲,可能就更属于迫于自己淫威而不得不屈从又渐渐麻木的受害者。

    正胡思乱想,外面,传来嘈杂声,来自前院。

    陆宁这才省起,方才被惊醒,就是远远听到了一些动静,当时这伙人,还没进自己宅院。

    “是来客人了吗?”焦彩莲和潘莺莺就想下榻去接待客人。

    “不是,你们待着别动。”陆宁微微蹙眉,出去前,摸了摸腰间匕首,虽说感觉自己暴露的可能性不大,但来的这群人,可不善。

    ……

    听着外间,整个宅子都被人层层包围的动静,陆宁更是蹙眉。

    来到前院,却见厅堂外,几名婢女已经被数名持刀壮汉逼到一旁簌簌发抖。

    “什么事?”陆宁慢慢走过去。

    “你是这个宅子的主人宁三?”一名青衣站在堂前,她相貌清秀,着青色圆领宽袖男袍,倒也显得周周正正,但神态极为倨傲。

    “算是吧。”陆宁点点头。

    “算你运气好,有一桩富贵!随我来!”青衣说话转身就走,陆宁蹙蹙眉,便跟了上去,却是被鸠占鹊巢,青衣领他进了厅堂,躬身:“主人,宁三带来了。”又转身斥责道:“真是不懂规矩,还不跪下,见过我家主人?”

    随之青衣见陆宁神态,既没有被吓得惊慌失措,也没有卑躬屈膝,好似听不大明白自己话一样,就呆站在那里,不由皱眉头道:“好木讷的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

    “既然是胡商牙郎,怎么会是傻子?”清脆轻婉的声音,来自青衣的“主人”,端坐在厅堂主位,和青衣一样,是着男装的女子,陆宁抬眼看去,眼前微微一亮,虽然紫袍玉冠,却掩不住丽人艳色,其姿容秀丽,体态轻盈,肌肤赛雪,眸似秋波,又和一般女子着男装不同,她所穿,却是庙堂高官才能穿戴的常服,衬得她别有一番威严高贵气息。

    现今能令陆宁眼前一亮的,都可算是天下绝色了,毫无疑问,眼前丽人若换女装,也必然倾国倾城。

    她说着话,上下打量陆宁,秀眉也渐渐蹙起来,“宁三,你可能听明白我言语?”

    陆宁微微颔首。

    陆宁虽然潜伏进城,但实在懒得作伪,装出什么惊讶恐惧神色,或者逢迎什么人,更莫谈,什么跪不跪的了。

    原本,和这类汉国高官接触的可能性就不大,真接触时,怕也是亮明身份的时候了。

    谁知道会莫名其妙,提前和他们相遇?

    但在青衣和其主人看来,陆宁好似慢半拍的举动,自然是这家伙极为木讷。

    “看来是吓到了,带走吧,看能不能教明白他,若不行,再换人,但最好是能教明白他。”青衣的“主人”起身向外走,青衣忙躬身应是。

    而听四下随着那“主人”离去,本来围宅的那些人也都离开。

    青衣对陆宁道:“我们也走吧。”

    现今,也就前宅院中,还有数名壮汉。

    “去哪里?”陆宁问。

    “不要多问!走吧!”青衣皱眉道:“难不成,要绑了你?”

    “我总得和家里人交代一声吧。”陆宁无奈的道。

    青衣冷哼,想了想,终于道:“去吧,但你若想逃,到时全家遭殃。”

    回内宅,和焦彩莲及潘莺莺说了声,要她俩不必惊慌,又写了封信,要她俩等古奈孜来,交给古奈孜。

    古奈孜的摊位,和这个宅子离得很近,看到自己这边出事,晚点必然会来打探动静。

    陆宁信里也没写什么,被外人看到也无妨。

    陆宁隐隐能猜到今天来的是什么人,但是,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自己走,而且,绝对不是自己身份败露,估摸着,应该和几天后的立夏日,汉主要来大食坊有关,但到底发生了什么,却猜不到。

    不过陆宁随那青衣,被领入城东一个美轮美奂府邸后,才渐渐明白。

    果然,是祥瑞惹的祸。

    陆宁所住宅院,如果从战略角度,是大食坊中,观南北,览东西的紧要之地,不管怎样,汉主进大食坊,都要从自己宅子前经过,也正因为如此,也就被人选中,成了“祥瑞”的呈现之地。

    不消说,这眼光毒辣之人,就是那女侍中卢琼仙了。

    好像这卢琼仙,最近真的得了一头麒麟,但仅仅将麒麟献给汉主显然她觉得还是平庸了些,却是要唱一幕大戏,一幕“麟吐玉书”的大戏。

    她伪造了一块上有“泽及万世”字样的玉牌,要在大食坊被汉主发现,尔后,因为玉牌,汉主便会发现那头城外的献瑞麒麟。

    陆宁知道的就这些,但想来,那瑞兽“麒麟”上,又会有什么可以令她得到极大利益的征兆了。

    陆宁,要做的就是立夏那天的托儿,在府门前吵吵发现了玉牌,说是有麒麟在他府前吐出来的,又一转眼,那麒麟飞去了城南方向。

    专门有一名教授,来教他该怎么说怎么做。

    当然,那教授也好,青衣也罢,初始都没说自家主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