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搭档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帝国无双 录事参军

第二百三十八章 细作系统

    突然见焦彩莲神色古怪,潘莺莺俏脸凄然,陆宁笑道:“怎么,怕我真将你们送人?放心吧,我哪里舍得?”三大美女秘书,甚是得力,现今自己可是宝贝的很呢。

    焦彩莲和潘莺莺都是一呆,虽然明明知道文总院所说的“不舍得”,其实就跟评价金银珠宝之类的财物一般那种“不舍得”,但却也不免都开心起来。

    陆宁这时候敲了敲面前摊位桌案,说:“羊肉两斤不够,一两反而吃饱了!”

    摊位后的波斯胖妇正瞥着陆宁琢磨,这小小牙郎,哪里来的如此美妾?想来是那话儿不小?所以两个如此美貌的女子才甘心为妾跟着他。

    听到陆宁的话,虽然这言语她心里背诵过千遍万遍,但一时也没反应过来,诧异道:“你说什么?”

    突然,如遭雷击,猛地站起来,却半晌做声不得,好半天,结结巴巴道:“你是,你是……”

    “是我。”陆宁无奈。

    如果是后世,这种细作哪里能派的出去?当然,现今来说,对细作要求不能太高,大多赶鸭子上架,也谈不上什么专业培训。

    这波斯妇人就是了,她叫古奈孜,当年在扬州杀了自己的胡人丈夫,本来被判死罪,恰好齐军攻陷扬州,大赦牢狱,她在被赦免名单中。

    当然,暗地里,她被赦免,是因为密监出面,她答应帮密监做事,她的两个儿子,现今还在密监控制中。

    本来遣派她来广州,是因为陆宁知道刘鋹的重口味,看能不能令她,也被刘鋹看中带回宫内。

    但显然,“媚猪”及十媚对刘鋹来说,新鲜一阵也就过去了,此后刘鋹虽然又微服来过大食坊,却也没和这古奈孜接触。

    尔后,密监勇壮慢慢渗入广州,总数到现今有五百多人,大食坊内,就有两百多。

    古奈孜,就成了大食坊内密监细作的联络点。

    虽说现今密监派出细作的方式在陆宁看来就是儿戏一般,但已当今之世来说,已经很有组织有架构。

    如大食坊中的细作,古奈孜的摊位虽然是总联络点,但她接触到的,仅仅有十人。

    大食坊勇壮,分为十班,一班二十多人,古奈孜接触到的,就是每一班的联络人。

    这些联络人,定时到古奈孜的摊位,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传达,尔后,联络人传达给班头,班头才认识自己班所有勇壮,若有什么命令,班头再将消息传达给本班所有勇壮,没有新命令,平素便不接触。

    也就是说,就算古奈孜事败,而且全盘交代,最多,也就抓到那十个联络人,如果十个联络人又全叛变,才能抓到十个班头,十个班头再都叛变的话,这大食坊的细作系统才会全盘崩溃。

    只是如果古奈孜暴露的话,潜伏未被发现的大食坊密监细作,便只能都暂时处于瘫痪状态,等待密监重新派人来一一和他们联络。

    而如陆宁,就算要在广州城生事,这些勇壮聚集,也是靠衣服上特殊饰物,来分辨是不是自己人,互相之间,大多数并不认识。

    当然,现今根本没什么间谍防间谍系统,在陆宁看来很儿戏的密监运作,在这个时代,却是远远超前了,如这种防止全盘崩盘的架构,也根本用不上。

    就算古奈孜自己跑去汉国衙门嚷嚷自己是间谍,再招出那十个联络人,只怕汉国官吏都会觉得这波斯妇人疯了,查明那十个人身家清白,再稍微贿赂一下,事情多半就不了了之。

    是以很大程度上,密监根据当年陆宁所写的一些间谍反间谍心得搞出来的细作潜伏系统,基本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多此一举。

    不过陆宁自然觉得,谨慎些,总没有坏处,也就任由他们折腾。

    这古奈孜,就是这种细作架构下的产物。

    古奈孜,已经悠闲了很长时间了。

    突然听到陆宁所说“羊肉两斤不够,一两反而吃饱了!”,她一时惊到了。

    因为这个暗语,就代表着广州城,来了一位可以指挥所有潜伏勇壮的上使。

    虽然,她也不知道齐人在广州城埋伏了多少人,她就认识其中十个人。

    “告诉他们,我来了。”陆宁淡淡的说。

    古奈孜忙不迭点头。

    陆宁起身,带着两名“美妾”悠哉悠哉离开。

    ……

    傍晚时分,陆宁从顺海楼回来时,前宅厅堂多了几名客人。

    顺海楼是大食坊外潜伏勇壮的总联络点,其从掌柜到厨师伙计,现今都是密监细作。

    陆宁多呆了会儿,回来天已经擦黑,看到客厅中来拜访的客人,陆宁有些无奈,刘大德来也就罢了,古奈孜跑来做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关系密切么?

    不过,对现今的细作,也不能要求太高,想来古奈孜心里又没底对自己又好奇,更想巴结自己,这不,她竟然领了一名波斯美妇来,这个就真的是美妇了,不似古奈孜,虽然脸蛋看起来算得上美,但胖的吓人。

    刘大德来,焦彩莲和潘莺莺懒得理会他,厅堂里,一直婢女陪着这几个客人。

    古奈孜才不管当着谁呢,介绍她的“朋友”,也叫古奈孜,其胡人丈夫去泉州的路上,遭遇怪风,船倾覆,货物全部损失,人失踪,那肯定是喂了海鱼。

    现今古奈孜孤苦无靠,家里积蓄都赔给了债主,宅里婢女都清退,现今只留了一个,饶是如此,也是入不敷出,不得已,想寻个良人贴补下。

    漂亮古奈孜听胖古奈孜说起这些,倒是坦然,也没什么羞惭之色,毕竟不是中原女子。

    胖古奈孜凑到陆宁身边,又说,是她说服的那美妇寻良人贴补,而且答应她帮她寻个特别可靠事后又不会有什么纠纷的。

    陆宁这才听明白,原来那波斯美妇是要寻个贴补她金钱的情夫,这在中原确实不好找,价值观不同,你要么给人家做妾,要么就变娼妓,要么就与人私通,想寻个光明正大,而且人品不错对女人好,又肯大量银钱贴补的情夫?让人听着都懵圈。

    胖古奈孜又小声说,虽然这胡妇不及宁先生你的妾侍美艳,但是异国风情,更是良家女子,原本大食富商之妻,宁先生享受一下也无妨。

    胖古奈孜还悄声说,她已经提前帮宁先生支付了两个月的补贴。

    听到这陆宁倒是一怔,这胖古奈孜虽然是被密监救了性命,又有儿子在密监手中,但毕竟是提着脑袋做活,所以,密监给的“活动经费”并不少,如果顺顺利利,最后胖古奈孜可以攒下一笔钱和儿子逍遥生活的。

    但那古奈孜,干脆,称为古丽娜孜,古奈孜本就是后世古丽娜孜现今的译名。

    那古丽娜孜,养尊处优惯了,两个月的所谓补贴,怕她会索要一两年开销,应该不是个小数目,这古奈孜,也真是豁出来要巴结自己了。

    “先生去不去她宅子都无妨,当小的孝敬先生的心意,若想去,几时想去便去。”古奈孜的中原话也很流利,扬州官话。

    陆宁蹙眉,这不扯淡吗,做着掉脑袋的事,还有心思巴结齐国密使扯这个。

    不过,第一天见面,不知道她脾性,也不好训斥她,点点头,说:“那钱,是你以后安身立命的卖命钱,你最好是要回来。”

    古奈孜咧嘴一笑,低语道:“先生以后改了主意,只管去。”

    随之,古奈孜和古丽娜孜告辞,古丽娜孜临行时深邃美眸打量了陆宁几眼,自是要看清楚,自己的情夫什么样子。

    等两个波斯妇人离开,刘大德这才回来厅堂。

    陆宁和古奈孜说话时,刘大德便去了外间赏花。

    “宁牙郎,有个天大的好消息。”刘大德满脸微笑。

    这是个典型的西亚商人,他说的好消息,十有八九又是空手套白狼的假大空。

    陆宁笑笑:“甚么消息?”

    刘大德却不言语,咳嗽一声。

    陆宁会意,挥手屏退婢女。

    刘大德凑到陆宁身边,声音压得更低,“汉国皇帝,过几天,确切的说,是四月十二立夏日,他会来大食坊游玩。”

    陆宁怔了下:“真的假的?”

    “真的!”刘大德声音还是那么低,但加重了语气,“听说是他有所梦,炎炎夏日有胡人在他身边载歌载舞,樊国师解梦,说他夏日第一天来大食坊,会遇到祥瑞。”

    陆宁点头,听起来,倒真靠谱,很像刘鋹和樊胡子的行事方式。

    刘大德又低声道:“如果牙郎想有个一官半职,到时候,只管想办法,扮出祥瑞之兆,还愁不会被皇帝重用吗?”

    仰头道:“这消息,我可是重金买的,见皇帝,比你见龚太师如何?”

    陆宁心说扯淡,一看就知道,消息是樊胡子故意放出来的,到时刘鋹来大食坊,自然到处都是“祥瑞”。

    当然,这刘大德可能真花了重金,你阿拉伯商贾再奸滑,比之这帮官油子,那也差得远呢。

    不过,刘鋹来这波斯坊,又能怎样?自己总不能抓了他,就算抓得到,也没什么用,齐军又没有兵临城下,抓了他让他就此投降?也不过引起一片大混乱而起,说不定,劫掠内府、烧毁宫殿之类的事会提前发生。

    和贤妃约定的伐汉时间,正好也是立夏日,不过那日,齐军的目标是英州,一切顺利的话,也要立夏后再过十余日,兵锋才能到广州城下。

    而自己在这段时间,就是要做好一切内应的准备,到时帮自己禁军破城的同时,也尽量避免广州城及汉主的国库内库,蒙受大的损失。

    琢磨着,陆宁对刘大德道:“也不知道你消息真假,到时候再说吧。”

    “好,如果立夏的那天皇帝来了大食坊,你就不能抵赖。”刘大德眼中有狡黠光芒。

    陆宁心说我可从来没答应过你什么,懒得和他废话,点点头:“到时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