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搭档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龄巨星 蠢蠢凡愚QD

第五三零章:世界这么大,你还没看过(求月票!)

    随着舞台灯光熄灭,第五幕“我们做了不少,但也忽略很多”进行到这里,就算结束了。

    第五幕的剧情终结了,可是评论区中却已经掀起了一片骂声!

    “哭死我了啊槽、基地里的孩子也是孩子啊!这些科研人员都来自大城市,是当时国家的精英,他们的孩子本应该可以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相对优渥的生活。可为了国家事业,他们在这么小的时候,就要和大人们经历一样的苦难。圆子弹成功的背后,也应该算上他们的一份啊!”

    “看到这一段,真的感觉那个时期的人太伟大了。也太无情了他们从事着最尖端的科研工作,但是他们的孩子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

    “是啊,一群科学家,研究员,技术员的孩子,没见过动物园,没见过游乐场,甚至连小笼包大闸蟹和粉丝是什么样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真的是不是一代人吃了两代的苦,而是一代人带着他们的下一代一起吃苦,成就了我们第三代第四代的幸福!”

    “孩子们听话,不要去养鱼池,千万不要去养鱼池啊!”

    “王八蛋编剧,我知道你要干什么。我劝你善良,千万不要让孩子出事!”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这狗娘养的编剧,这可怜的女人上辈子杀了你全家吗?她已经失去了丈夫,你现在还要杀死他的孩子,太狗血了,太他妈狗血了!”

    “家里的厂子是生产剃须刀刀片的,这话剧编剧是谁?有没有大佬查一下,要是真的敢上孩子们出事,老娘用刀片做个马桶给这丫送去!”

    院子中。

    看着评论区网友们的群情汹涌,赵瑾芝嘴角一阵抖动,默默的看向了一旁的李世信。

    “老哥哥”

    躺在藤椅上,摇着一柄刘峰昨天逛早市时候十五块钱买的大蒲扇,李世信微微的张开了眼睛。

    看着赵瑾芝满脸的忧心,他眉头一挑。

    “怎么小赵,网友们骂娘了?”

    赵瑾芝苦笑着点了点头,“老哥哥,这一段确实残忍了一些。”

    赵瑾芝软糯的声音中,李世信重新闭上了眼睛,思绪又回到了当初刘峰老爷子因为XPO粉丝应援猛虎团而疯疯癫癫的日子。

    闭着眼呵呵一笑,李世信将大蒲扇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疼吧,疼总比忘了好。”

    看着滚刀肉一样的李世信,赵瑾芝无奈的转回了身,将目光重新放到了平板电脑上。

    此时,《故事中国》的舞台上,《321》最后一幕“321起爆”已经开始了;

    随着孩子们那一面的舞台熄灭,另一边的舞台上,一群测绘员已经完成了任务回到了基地。

    刚刚下了卡车,女人就发现基地生活区里面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没有了以往热情的招呼,只有一排排面色灰暗的同事和生活区的官兵,默默的站在大门前。

    他们,似乎已经在这里守候好久了。

    感受到气氛的压抑,跳下车来的技术员小安眨了眨眼睛。

    “大家伙儿,这是怎么了?不会是项目出了事故吧?”

    面对小安的询问,生活区的领导沉重的摇了摇头。

    “领导,出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大家伙儿,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吓人?”

    “同志们,生活区里出了些事故。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面对测绘队队员们的询问,一个后勤的士兵低着头上前一步,走到了卡车之前。

    他抬起头时,眼睛里满是泪光。

    “前段时间我们修了个养鱼池,但是没找到鱼苗,就闲置在那儿了。前几天下雨,池子里有点积水,孩子孩子们以为那是游泳池,就下去玩”

    没说两句话,士兵已经是泣不成声,“结果就出事儿啦!”

    在士兵和周围人的呜咽啜泣之中,测绘队里的母亲们,失了神。

    可也就是那么几秒的失神过后,所有的母亲,就都扔下设备,疯狂的向养鱼池那面跑去。

    深深的养鱼池里,并没有多少积水。看样子也就一米深的水塘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人们的脚印。

    显然,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震惊了基地的慌乱。

    而在鱼池旁边,则是整齐的放着几块白布。

    那白布的下面,是一个个小小的人影。

    比运动员冲刺还迅猛的冲到水塘边,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群女人之中当即就有人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妻子喘着粗气,头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了刘海,在她那布满了灰尘的脸上犁出了一道道的小溪一般的沟壑。

    在同事们奔溃的哭喊中,她颤抖着走到了水塘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掀起了一块白布。

    不是他的儿子想想。

    “雷雷!儿子啊!”

    一旁,一个女人发出一声尖叫之后,昏死了过去。

    女人颤抖着,掀开了第二块白布。

    当白布掀开的那一刻,仿佛有一道天雷从九空之下,劈中了女人。

    那张小脸上,前所未有的干净。再没有淘气包式的泥巴尘土,没有了赌气和叛逆。只是也再没有了拍着胸口说自己是小男子汉时的生气。

    他皱着眉头,仿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困惑着什么。

    或许是为什么游泳跟自己想象的不是一个样子,或许是为什么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

    颤抖着,女人伸出了手。

    将那具小小的身体,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没有一滴眼泪,也没有一声嚎哭。

    就像是在产房中,第一次看到自己生命延续时的那样,女人紧紧的抱着已经死去的儿子,将满是汗水的脸,贴在了那张冰冷发青的小脸上。

    仿佛是哄睡一样的轻轻摇晃着。

    “想想啊,你不是想看动物园么?妈妈还没领你去呢“

    “你想吃饼干,我也没给你买呢”

    “你想要玩具枪,这里也没有卖”

    “这个世界这么大,你还这么小,怎么能离开呢?”

    在女人无比温柔的呓语中,周围所有的人,捂住了嘴巴。

    “慧茹姐、你别这样,你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同事小安捂着嘴巴,缓缓的跪倒了妻子身边,使劲的摇了摇她的胳膊。

    可是,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的一个将军,默默的拉了起来。

    “让她们相处一会儿吧,她们可能这辈子都没这样说过话。”

    “后勤处!”

    “到!请首长指示!”

    “明天,工兵营放下手里一切工作,修一个正儿八经的游泳池!”

    “首长这”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戈壁滩上的孩子也是孩子啊!是我们马兰人自己的孩子啊!”

    “通知所有单位,不管什么岗位,所有有孩子的人回宿舍。”

    “首长,这”

    “这是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

    那一天,马兰的宿舍里都有了父亲和母亲0。

    那一天,马兰食杂店里所有的饼干所有能玩的东西,都卖光了。

    那一天,水塘边上一个单薄的背影,在不住抹眼泪的卫兵陪伴下,抱着一具小小的身体整整一夜。

    剧情发展到这儿,许许多多的屏幕前,都倒映着哭成了泪人的网友。

    央视直播客户端的评论区中,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