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搭档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1892章 你不该断更

    辽军在疯狂的逃窜着,视线之内全是人马。

    宋军在追赶。

    瞭望手的视线内,辽军就像是野马群般的在四散狂奔,而宋军就像是去捕捉野马的人,在分散追赶。

    数十万大军的追杀场景,何其壮观啊!

    沈安紧紧地追着耶律洪基不放,可一路上不断有辽军来阻截,渐渐的,他失去了耶律洪基的踪迹。

    “玛德!”功亏一篑啊!

    沈安很是恼怒,正好前方一群辽军败兵被围住了,依旧在顽抗,他带着乡兵们冲了过去,喊道:“闪开!”

    包围圈闪开了,乡兵们把手雷扔了进去,炸的那些败兵惨叫连连,随后全部跪了。

    “特么的!特么的!”沈安兀自还在生气。

    差点就抓住了耶律洪基啊!

    就是那个扛旗的蠢货挡住了,否则……

    “燕国公,陛下召见!”

    后面追来的是亲事官,这些身材高大的人样子此刻看着兴奋异常,不时看一眼前方,大概是想去追杀。

    “哎!”沈安很遗憾的摇摇头,说道:“传令下去,一路追杀,别停下。”

    亲事官说道:“这是要官家来决断吧?”

    “此事官家交给了某来指挥!”

    军令下达,万众欢呼。

    赵曙得了消息后就笑道:“这是要追杀到底了。”

    富弼说道:“陛下,此战一败,辽人再无回天之力,咱们自然要除恶务尽,不给他们重整旗鼓的机会。”

    赵曙点点头,说道:“如此都跟上。”

    宋军留下了乡兵打扫战场,随后全军追击。

    辽军丢弃的粮草辎重不计其数,全数被宋军收拢。

    有人惊叹道:“某当年看过辽人写的北伐相关,说是太宗北伐失败后,辽军一路追杀,寻找的辎重不计其数……就和如今一般啊!”

    宋军一路追杀,这也出乎了辽军的预料,不断有人马力耗尽后请降,还有更多的人被追上后围杀。

    越到后面,请降的辽军就越多。

    “找人来问问。”

    沈安和赵曙会和后,叫人弄了俘虏来问话。

    “为何请降?”

    俘虏颓然道:“跑一跑的,突然觉着天下之大,并无容身之地,觉着……很害怕。”

    “这是绝望了。”沈安自信的道:“这一路直驱中京道,陛下,犁庭扫穴不远了。”

    赵曙欣慰的道:“若是能一战攻下中京城,辽国……这就是亡了吧?”

    文彦博点头道:“国都失陷,他们就算是存在,也只能去上京道那边厮混,那就是部族,哪里还是辽国。”

    ……

    耶律洪基只知道一路狂奔,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他几次停下来想收拢些人马,可宋军却紧紧地追赶而来,他只能再度遁逃。

    当到了泽州城下时,他喊道:“开门!”

    城门打开,耶律洪基却愣住了,他在想进去做什么。

    后面有宋军在追赶,他什么都不能做。

    “陛下,这是……”

    守将看到他只是带着千余人的残兵败将,不禁一怔,旋即跪下,“陛下,大辽败了吗?”

    耶律洪基惨笑道:“准备粮草,只要到了大定府,总是还能东山再起。”

    守将二话不说,进去弄了粮草来,随后带着守军出来,准备跟着一起逃。

    这时候泽州已经失去了坚守的意义,还不如保存实力去大定府。

    “点一把火!”耶律洪基的眼中全是狠色,“咱们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留给宋人。”

    “宋军来了!”

    耶律洪基赶紧奔逃,什么点火,逃命要紧。

    当看到大定府时,耶律洪基长叹一声,说道:“出击时大军浩荡,此刻却狼狈不堪……”

    萧明银说道:“陛下,大定府中有十万大军,咱们去草原收拢了阻卜人,随后还能反攻。”

    耶律洪基点头,“好,进城,收拢了钱财就走。”

    “开门!”

    守城的将士见到狼狈的耶律洪基后,不禁都傻眼了。

    “这是败了?”

    “可回来的竟然只有数千人,那可是三十万大军呐!”

    “……”

    士气在渐渐消散。

    耶律洪基一路进了皇宫,有内侍来迎接,被他一刀剁了。

    他急匆匆的去收拾印玺等物,还有历代辽帝的珍藏,那些才是大辽的宝贝。

    “快些,把东西都带上。”

    耶律洪基急切的看着那些人在收拾财物,恨不能马上就跑。

    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什么据守的想法,只想往草原上逃。

    只要逃到了草原上,他就能纠集了那些部族重新强大起来,到时候卧薪尝胆,未尝不能逆袭。

    稍后收拾了那些印玺,耶律洪基微微点头,那些侍卫冲上去砍杀。

    那些内侍和宫女想不到自己忙碌了半晌竟然得到这个结局,有人狂奔,随后被追上乱刀砍死。

    萧观音如今已经搬到了偏殿居住,听到了惨叫声后,她依旧没抬头,继续看书。

    书是被翻看了无数遍的石头记,许多地方她都能完整的背出来,可依旧在深读着。

    里面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仿佛就在她的眼前,他们或是欢笑,或是悲伤。而贾家从一个豪门渐渐没落的过程让她感慨不已。

    “大辽就是这般吧。”

    她想起了大辽的这些年。

    若是没有石敬瑭的帮助,大辽依旧是关外的一个部族式的国家。

    可得了幽燕之地后,大辽就渐渐变了,变成了一个类似于汉人的国度。

    这个国度傲慢了百余年,现在终于要没落了。

    就和书里的贾家一样,不管是一个家还是一个国,击败他们的只是自己。

    “娘娘!”

    一个宫女跑进来,惶然道:“娘娘,败了!陛下败了!”

    萧观音哦了一声,抬头茫然看了外面一眼。

    外面阳光明媚,让她想起了当年。

    少女时代的她喜爱读书,在这等时候,她会带着侍女在花园里转悠,看着蝶儿纷飞,看着花儿绽放。

    可时光一去不回来了呀!

    她突然觉得心很痛。

    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再也回不来了呀!

    “陛下在整理行装,娘娘,咱们也赶紧吧。”

    渐渐的,这里聚拢了许多人,连太子耶律浚也来了。

    “赶紧什么?”萧观音就坐在那里,脊背笔直,“他并未令人来传唤,那么就是忘却了我们。”

    “娘娘!”众人惶然。

    “我知道他。”萧观音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败的,但大败之后的他会惶然,此刻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他一人,所有人都被忘却了。如此也好,等着吧。”

    外面渐渐热闹了起来,这里却越发的安静了。

    稍后有人在叫喊。

    “陛下要去上京道游猎了!”

    “游猎?”萧观音冷笑道:“上京道全是那些部族,他能控制谁?最后和野狗一般的苟延残喘罢了。”

    “娘娘!”众人觉得绝望,不禁跪下问道:“我等该如何?”

    “等!”

    萧观音冷静的说道:“等他们走了再说。”

    稍后脚步声远去,外面渐渐安静了下来。

    萧观音吩咐人去外面查看。

    “娘娘,都跑了,全都跑了!”

    中京城彻底空了。

    大部分军民都跟着耶律洪基往上京道跑,剩下的只是老弱病残,或是不想跟着去的。

    “出去看看。”萧观音带着那些人出了皇宫。

    街道上很是空旷,只有些丢弃的杂物,诉说着先前的慌乱。

    “这里有女人!”

    几个留下的军士发现了萧观音等人,不禁欢喜不已。

    此刻什么帝王,什么皇后,这些都是浮云。

    乱世中,人命都是平等的,那些人最喜欢去凌虐那些身份高贵的男女,以此取乐。

    军士冲了过来,萧观音身边的人大多跑了,只剩下两个宫女和他们母子。

    萧观音拔出了长刀,咬牙道:“杀了他们!”

    可他们这点人那里能厮杀。

    马蹄声骤然而起。

    几个军士愕然回身。

    长街上,马蹄声渐渐清晰,随即密集。

    “是宋军!”

    当那些骑兵转过拐角出现时,那熟悉的甲衣刺痛了几个军士的眼睛。

    有人喊道:“我等擒获了皇后归降!”

    马蹄声越来越急促。

    “跪下!”

    那些宋军举刀高喊。

    几个军士茫然站着。

    随后人头落地。

    萧观音把耶律浚挡在身后,独自面对着这些来自于大宋的武人。

    “是辽人的皇后!”

    这队骑兵大笑着,有人说道:“把她捆了!”

    “捆个屁!这等时候,帝王和那些女人都不捆,懂不懂?看着他们,某去禀告。”

    萧观音带着儿子和两个宫女站在了边上,随后不断有宋军进城。

    “搜索各处!”

    一声命令后,宋军散开了。

    一个将领带着一群黑甲骑兵来了。

    那些宋军上前行礼。

    “见过国公。”

    萧观音看着那个男子,突然觉得心慌。

    他……

    他是谁?

    盐菜扣肉吗?

    那个男子不时看她一眼,然后又吩咐了些什么,就走了过来。

    萧观音有些站不稳了,脸颊绯红。

    “你是……”沈安问道:“萧皇后?”

    萧观音的汉话很不错,她抬头,问道:“你是……盐菜扣肉?”

    沈安愕然,他曾听闻萧观音喜欢自己的石头记,但压根就没当回事,此刻听到这个久违的笔名,不禁莞尔道:“对。”

    曹佾也来了,大伙儿都在等萧观音说出一番话来。

    什么话呢?

    就是帝王和皇后被俘后,会说些什么不知天兵威武,不该负隅顽抗,如今我幡然悔悟了等等。

    一句话,就是服软,用逼格高的表达方式说出来。

    沈安也在等待着。

    萧观音抬头,神色严肃。

    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她微微皱着好看的眉头,认真的说道:“你不该断更!”

    ……

    晚安。求月票。